游戏:“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

发布时间:2018-06-01 13:08:29

游戏:“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

  事情要从昨天下午说起。在差不多四五点的时候,游戏行业开始流传一篇来自新华网的报道,题目为《多少道文件才能关注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?》。

  虽然这两年主流媒体或官媒对于游戏的质疑批判之声一直没间断过,但这篇和过去的报道性质明显不同,从标题到正文,语气和辞令要严厉得多。最明显的标志是,标题里甚至直接用上了“戕害”这个比较少见的词。

  戕害是什么意思?是残害无辜的意思。官媒社评讲究一个用词严谨,过去批判游戏,最多用到“毒害”的程度。“戕害”的性质,可要比“毒害”严重多了,给人一种批判明显升级的感觉。

  “以腾讯为代表的网游厂商(平台)们,一方面对部委的文件通知视若无物,敷衍了事,一方面高歌猛进,大吃人血馒头。”

  是的,一千字出头的文章里,有11次提到了腾讯,且腾讯是唯一出现的游戏公司名字,你完全可以把这篇当成炮轰腾讯的文章。

  新华网这篇原文,在发出来之后其实没多少人看到,主要是在行业圈子里流传。因为它既没有上新华网的首页,也没有出现在新华网的评论频道,而是藏在了新华网科技频道的一个角落里。

  转折发生在昨天下午5点多,今日头条客户端突然以最高的推送规格,向全网推送了新华网这篇文章。此时,文章的标题变成了:

  按照今日头条的装机量和日活数据,全中国可能有将近一亿人收到了这个新闻推送。一天之内,这篇文章在今日头条上收获了3万余条评论。被顶到前面的评论无不在把游戏比作毒品、精神鸦片,都获得了大几千的点赞。

  从今日头条的推送开始,“新华社严厉批判腾讯”成为了全网最热的新闻,瞬间在朋友圈和微博等社交平台刷屏。很多朋友都说,等着第二天腾讯股价会跌成什么样。

  可能很多朋友不知道这二者的区别,这里简单解释下:新华社是国务院的一个正部级直属事业单位,也受权行使一定的政府行政职能,因此新华社社论非同小可;而新华网是新华社主办、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运营的上市公司,两者内容并不相同,除了新华社的报道,新华网还会转载多家多家其他媒体的文章。

  事发后,一位曾供职于新华社国际部财经新闻采编室的前媒体人,在自己的个人公众号感叹道:

  我在新华社工作了12年,新华网转载我的稿件无计其数。但看到这条稿子,确实让我大吃一惊。作为一个新华社曾经的终审发稿人,多年的职业训练告诉我,这条稿件明显不符合新华社的发稿规范。

  就像前面所说的,在新华网上,这篇文章没有上首页,甚至没有出现在新华网的评论频道,而是藏在了新华网科技频道的一个角落里。

  此外,这篇报道没有电头,说明不是通过新华社通稿或者其他专线发出来的正规稿件。同时,稿件也没有记者署名。如果是新华社的稿件,不署名通常会有具体原因,如转发外电或通稿。所以这篇没有电头与记者署名同时也没具体原因的文章,说它出自新华社是有问题的。

  明眼人到这里应该就能看出来了,虽然外界无法判断这篇稿件到底是怎么出现在新华网上的,但极有可能未经过正规的采编程序。想通了这一点,自然不难理解,这篇文章的辞令为何看上去有些不正常,哪怕出自一直以来不太待见电子游戏的主流媒体,它也过于夸张了,几乎全篇都是拷问之姿。

  巧的是,就在《多少道文件才能关注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?》发布的同一天,新华社还正面报道了腾讯在贵阳的数据中心,而这次是有电头的(下图红框部分)。如果新华社真要发社论猛批腾讯,不太可能同时出两篇文章一褒一贬。

  由于今日头条将新华社写进了不属于新华社的新闻标题里,还进行了全网推送,对媒体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各方质疑很快接踵而来。今日头条需要给外界一个解释,所以昨天夜里,今日头条的官方公众号发了一则说明,可以点我跳转阅读查看。

  反正我看得目瞪口呆,不仅没有半个字表示承认错误,还提出了新的要求,希望腾讯封杀游戏链接。

  这个说明的重点主要有两点,首先是和错误撇清关系,表示是看到百度先把标题改成新华社,所以今日头条才进行了“跟推”。

  这个事件顺序的确是线点,新华网的百度百家号推送了这篇文章,改标题为《新华社批腾讯: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?》。17点21分,百度新闻应用弹窗推送了该文章,标题又改成了《新华社: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》。

  根据今日头条的解释,这样做“从内容上看,并没有改变原意,也符合新闻报道的方式”,所以今日头条推送了和百度一样的标题。

  但问题在于,人家新华网,在你今日头条上面发的那篇文章,是原标题啊,并没有改成“新华社”,如下图:

  既然新华网的头条号已经发了正确的标题和出处。那么今日头条在自家App推送这篇的时候,完全没理由去专门参考百度新闻的版本。这样做的唯一理由,大概就是今日头条实在太喜欢“新华社批判腾讯”这个话题了,所以故意参考了外部平台上的错误标题,无视了自家平台上的原版标题。

  而且,这个声明显然有意回避了今日头条作为装机量两亿的新闻App,一个推送上千万人看,是要承担验证基本真实性的责任的。

  4. 希望腾讯真正能一视同仁,互联网短视频整治期间,微信封杀短视频链接;互联网游戏整治期间,也请封杀游戏链接。

  这个要求,来源于头条和腾讯积怨已久的竞争关系。此前今日头条多次声明,旗下抖音、西瓜视频没法在微信朋友圈、QQ空间等地方正常显示和分享,张一鸣与马化腾更是直接在朋友圈互怼,成为科技圈一大吃瓜现场。

  在今日头条看来,腾讯既然封杀了短视频在自家平台的传播,那么应该一视同仁,把游戏链接也封杀掉,这样才公平。

  事已至此,如果“游戏”具有人格,会思考和说话,我想它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:

  至此,今日头条的动机和目标都变得十分清晰。因为腾讯的一大主业是游戏,今日头条可以借着游戏在中国容易招致质疑和批判的背景,用自身新闻分发的优势,来形成对腾讯游戏的不利舆论。拿到一篇“新华社批判游戏”的报道,不验证真伪,就急忙用全网推送弹窗,是这种行事逻辑下最好的写照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自然而然的,无论是腾讯游戏,还是那些非腾讯的游戏,都成了同样的目标。有关部门说要整治网络游戏,是说整治网络游戏违法犯罪,以及网络游戏中涉政、涉赌、涉黄、涉恐暴等有害与低俗内容。而还有很多内容正常的,或者已经通过审核正式出版的游戏,并不在此列。

  而今日头条请求的“封杀游戏链接”,则等同于一棒子打死所有游戏。完全是一种”我不好、你也别想好“险恶心态。与腾讯明争暗斗了几个月,被监管部门整治了几次,再加上内涵段子刚被封停,今日头条扭曲了。扭曲得要把火烧到游戏上,还声称“希望腾讯一视同仁”,来借此表现自己遭遇的不公,一边委屈,一边又在互联网游戏整治期间煽风点火。

  在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,六一儿童节应该已经开始了。对少年儿童的保护,又将成为一个热点话题,而昨天那篇《多少道文件才能关注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?》,无疑会再给“游戏危害未成年人”的论调,添上不少的燃料。我们已经能看到这篇文章在圈外带起了怎样的舆论。而舆论又可能会带来什么。有个成语是三人成虎,而在头条那篇文章下面,有超过三万个在义愤填膺地批判游戏。

  戏剧性的是,前一天新华网那篇文章在微博上传得火热,但第二天今日头条那个满屏槽点,啼笑皆非的公告,却仅在互联网和科技行业里有一定的传播。 无数玩家并不知道今日头条刚刚在官方声明里,一本正经地捅了整个游戏圈一刀:

  众所周知,腾讯是游戏大厂,靠游戏挣了不少钱。但其实今日头条也靠各种游戏广告挣得盆满钵溢。

  那些游戏我一个也不玩,但只要不违法,它们就有作为商品投广告、放链接的权利。一个没法否认的事实就是,那些你喜欢的好游戏的权利,往往与那些广告背后的游戏是休戚与共的。现在今日头条煽动起成千上万个把游戏比作毒品的评论,最后火会烧成什么样,谁也不能预料。

  这事就跟那首著名的“起初他们来抓”诗歌一个道理,以前我们不说话,但现在不能继续保持沉默。我们得替那些我们喜欢的、真正优秀的游戏,对头条说一句: